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 1 章

26

對青年表達了一番真摯的感謝,然後熱情地邀請他來自己家裡吃飯:“年輕人,現在正好到晚飯的時間了,進屋吃點東西吧!家裡有剛出爐的、又脆又鬆軟的麪餅,還有熱騰騰的羊奶。”青年搖了搖頭:“感謝您的好意,但是我還要繼續趕路。”老人有點驚訝:“這麼晚了,你還要到哪裡去呢?”青年默默地指了一個方向。這下,老人吃驚不小。準確地說,是驚駭萬分。他試探著提問:“你確定,你要去……那裡?”在青年所指的方向,隻有一處地方...-

這是一座寧靜安詳的村莊,村莊郊外,是大片大片的田野。現在正是夏天,陽光燦爛灼熱,地裡的麥浪如同金色的波濤湧動,正是收穫的季節。

年邁的農民抹著額上的汗水,滿臉感激地看向一旁幫他推著小車的青年。

小車裡裝著的是堆成小山的麥穗,十分沉重。幸好遇到了一個熱心腸的年輕人,主動停下來幫忙,不然老人都不知道該怎麼把這些麥子運回去了。

說起來,這位年輕人不僅有著金子般的心靈,外貌也十分英俊。他的頭髮是金色的,眼睛是澄澈的碧藍,笑起來十分爽朗,像是晴朗的天空。

年輕人的背上還揹著一把長劍,老人暗暗打量著,猜測他是一名在外麵曆練的勇者。

他立刻想到了自己離家在外的兒子,看著青年的目光更親切了幾分:“真是太感謝你了,冇有你的幫助,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。”

青年一直默默地推著車子,突然聽到了感謝,他的耳根有點紅:“冇什麼,這都是很簡單的事情。”

青年一直幫老人把推車推到了村子裡,推車停在了老人家門口。老人再度對青年表達了一番真摯的感謝,然後熱情地邀請他來自己家裡吃飯:“年輕人,現在正好到晚飯的時間了,進屋吃點東西吧!家裡有剛出爐的、又脆又鬆軟的麪餅,還有熱騰騰的羊奶。”

青年搖了搖頭:“感謝您的好意,但是我還要繼續趕路。”

老人有點驚訝:“這麼晚了,你還要到哪裡去呢?”

青年默默地指了一個方向。

這下,老人吃驚不小。準確地說,是驚駭萬分。他試探著提問:“你確定,你要去……那裡?”

在青年所指的方向,隻有一處地方。

——深淵。

與外麵的溫暖和祥和格格不入,那裡黑暗、死寂、危險,總是縈繞著劇毒的瘴氣,無數的魔物在裡麵蠢蠢欲動。

千年前,在深淵剛剛出現在這片大陸上的時候,魔物橫行無忌,曾經給人類帶來過許多危險和災難。當時最強大的幾位法師集中了所有的力量,也隻是勉強將它們封印了起來而已。

即使千年已經過去,但對於深淵和魔物的恐懼,仍然烙印在每個人心底。

老人甚至不敢直接說出“深淵”這個名字。

青年倒是冇有這種顧忌,大大方方地說:“是的,我想去深淵裡看看。”

老人倒吸一口涼氣。如果麵前的隻是一個陌生人也就罷了,但偏偏又是這麼善良可愛的年輕人,剛剛還幫了他,他實在不想看著對方去送死:“年輕人,我覺得……你應該再考慮一下。那裡太危險了。而且,深淵已經被封印了大部分,剩下的,也隻不過是一些小魔物偶爾騷擾村民而已,我們都習慣了的。”

年輕的勇者搖了搖頭:“封印隻是權宜之策。我想找到辦法,徹底解決深淵帶來的災禍。”

後半句話他冇有說出口——聽說深淵裡有位強大危險的魔王,是一切災難的來源。如果能成功殺死魔王,也許就能讓深淵徹底消失。

雖然希望很渺茫,但他還是想試試。

老人歎息著,仍然想繼續勸說他:“但是,過去上千年,從來冇有人踏入過深淵。”

年輕的勇者愣了一下。

然後他認真地回答:“那就讓我來做第一個吧。”

*

夕陽西下的時候,年輕人——他名叫尤裡安——踏著暮色,獨自一人繼續踏上了旅途。

他背上除了長劍,又多了一個麻布小包,裡麵塞滿了剛出爐的烤麪餅。

那是老人在勸說不過他之後,硬塞給他的,讓他作為路上的乾糧。

大概是看出了他去意已決,老人冇有再強留他。

隻是在他臨走前,老人用一種極為複雜,欲言又止的目光看著他,最後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孩子,祝你成功。”

那個眼神尤裡安很熟悉。當得知他要去挑戰魔王的時候,他的老師、朋友、熟人……全都用相同的複雜眼神看著他。

也不隻一個人,曾經勸說過他放棄這個想法。

但他從未停下過腳步。

尤裡安這傢夥,雖然平時看起來善良又好脾氣,但在某些關鍵的時刻,卻偏偏執著得要死,十頭牛都拉不回來——這是他身邊的人對他的評價。

……

執著的勇者花了大半年的時間,橫跨半個大陸,終於來到了深淵附近。

隨著他一路前進,村莊已經漸漸遠去,四周的景象一點一點變得荒涼。

到後麵,他周圍已經徹底冇有了人類的足跡,空氣中瀰漫起不詳的瘴氣。

勇者走走停停,又花了小半天的時間。最終,翻過一座小小的山頭,“深淵”出現在他麵前。

那是大地上一道深而長的、看不見儘頭的黑暗裂口。明明是白天,裡麵卻似乎透不進一點陽光。青黑色的瘴氣籠罩在它周圍。

在深淵周圍,籠罩著一道充滿光明力量的封印。

那道封印隻會封印來自深淵的魔物,卻不會禁止人類出入。

當然,也從來冇有人類願意進入那裡就是了。

站在封印前,尤裡安深吸一口氣,神情嚴肅,反手從背上抽出了長劍。

不管如何,他想,結果就要在這裡見個分曉了。

年輕的勇者踏入了深淵。

*

昏暗。

這是尤裡安進入深淵之後的第一感覺。

不知是封印還是瘴氣的緣故,原本十分明亮的陽光,落入深淵之後也變成了一種黯淡的冷白色,像是月光。

這讓深淵裡像是永久的黑夜。

尤裡安釋放了一個小的淨化術,驅散了周圍的瘴氣。他一隻手緊緊地握著劍柄,警惕地觀察著四周。

他曾在百科書上看過關於魔物的介紹。它們種類不同,身上攜帶的力量各不相同,唯有一個共同點——都十分狡猾、邪惡、充滿破壞慾。

雖然現在深淵看上去一片安靜,但說不定就有哪隻危險的魔物,在埋伏著伺機襲擊他。

他一邊前進,一邊小心地注意著四周。突然,身後的灌木叢傳來了些許響動,尤裡安不假思索,反手就是一劍——

他的劍尖劈到了一團黏糊糊的東西,尤裡安回過頭,纔看清那是一團藍色的……果凍凝膠,半流體的身體上,隻有兩個豆豆一樣的眼睛。

他剛纔的一劍,雖然冇有直接殺死這個傢夥,卻也在它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傷口。

魔物百科中記載過,這是最普通的一階魔物,史萊姆。

雖然它看上去非常無辜,但充滿警惕的勇者並冇有被它迷惑。

畢竟眾所周知,魔物危險又狡猾。無害的外表,隻不過是它們用來麻痹獵物的偽裝而已!

因此,尤裡安毫不猶豫,高高舉起劍,一劍劈下——

然後,他看到那隻史萊姆驚慌失措地“嘰”地叫了一聲,接著…它“啪嘰”一下趴在地上,身體兩側伸出兩隻凝膠組成的“胳膊”,十分人性化地緊緊捂住了眼睛。

尤裡安:……

說好的危險魔物呢。

這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樣啊。

尤裡安馬上就要落下去的劍硬生生地頓了一下。

他猶豫了片刻,轉而用劍尖挑了挑那隻魔物。

那團史萊姆十分儘職儘責地趴在地上裝死,冇有任何想攻擊他的意思。

尤裡安遲疑了。

雖然勇者接受的教導,一直是要殺死遇到的任何一隻魔物,但是它看起來實在是太無害了。

不僅如此,還表現得十分可憐,好像它纔是被迫害的那個一樣。

搞冇搞錯,究竟誰是魔物誰是人類啊……他在心裡默默嘀咕著。

最後,尤裡安的劍還是冇有落到它身上。

畢竟勇者是要去挑戰魔王的人,和這些小怪計較,豈不是太有**份了!

——尤裡安理不直氣也壯地給自己找到了這個理由,然後十分順理成章地放過了這團史萊姆。

那團史萊姆裝死了一段時間,掀開短短的胳膊偷看了他一眼,確定這個人不再想殺它了,就嘰嘰咕咕地跳了起來,一溜煙消失在了樹叢中。

尤裡安:……

解決掉這個小插曲之後,他繼續向更深處前進。

不知走了多久,在朦朧的瘴氣中,他看到了一座佇立在他麵前的,由純黑色的石頭組成的,巨大而冷峻的入口。

傳說中,深淵的深處有一座地宮。

那裡是魔王的住所。魔王的王座,就在地宮最深的地方。

看來就是這裡了。

勇者停住腳步,他的一隻手仍然緊緊地握著劍柄,仰起頭,看向這對於他來說過於高聳的入口。

說起來……這一路上,實在是有些太過順利了。

按理說深淵中應該充滿了危險,但是這一路上,除了那隻一階的史萊姆,他居然一隻危險的魔物都冇有遇到。

尤裡安思索片刻,然後自顧自地得出了結論。

——這肯定是魔王設下的陷阱!

冇錯,這就說得通了,魔王知道他進入了深淵,所以故意營造出安全的假象,來引誘他繼續深入。

詭計多端的魔王!

自覺已經看破了魔王的詭計,尤裡安神情更加嚴肅,小心翼翼地踏入了地宮。

進入地宮之後,是一路向下的,長長的階梯。

他一邊警惕著四周,一邊回憶著昔日同僚們知道他要挑戰魔王之後,給他提供的各種訊息:

“聽說魔王可以操控深淵裡的怪物,你千萬要小心……”

“魔王還會使用失傳已久的黑暗力量,太可怕了!”

“還有,魔王非常狡猾,你可千萬不要被它迷惑……”

一群人聚在一起七嘴八舌討論一番。其實他們對魔王的瞭解也隻是道聽途說,說了一通下來,核心點也不過是——魔王特彆強大、特彆狡猾、特彆邪惡,一定要當心。

尤裡安一邊回想一邊走著,不知不覺間,已經走到了階梯的儘頭。

……但奇怪的是,他仍然冇有遇到任何襲擊。

這不應該啊,剛纔那條狹窄的階梯,是設下陷阱和埋伏的最好地點,哪怕隻是在牆上放幾支冷箭,都會讓他很難應付。

難道說,前麵還有更危險的地方?

勇者謹慎地踏上了麵前的走廊。

走廊很長,上麵鋪著柔軟的地毯。他走到哪裡,兩側的燈柱就會恰到好處地亮起來,提供一點點昏暗的燈光。

在他走之後,那些燈又熄滅了,他的身後隻剩下一片黑暗。

就好像它們能感知到他的存在一樣。

這樣的景象讓尤裡安愈發警惕。

走廊的兩側也有一些其他的房間,但他並冇有向它們投去目光,而是一直向前。

最後,他來到了走廊的儘頭。

那裡有一扇門,虛掩著。某種冥冥中的預感告訴他,魔王就在那扇門之後。

一決勝負的時刻到了!

勇者眼中充滿了決心,他猛地抽出長劍,推門而入。

……

門裡一片昏暗。

這種昏暗短時間內遮蔽了他的感知,要知道在最頂級的戰鬥中,任何破綻都是致命的——

但是他冇有受到襲擊。

隻有一個很好聽的,柔軟而充滿好奇的聲音傳來:“你是人類?”

過了片刻,那個聲音又猶豫著再次發問:“你是……來找我的嗎?”

尤裡安朗聲回答:“是。”

他自然是來找魔王決一死戰的,他相信,魔王也明白這一點。

隻不過,這個魔王的聲音……似乎和想象中不太一樣。

但是,這也不影響那是危險的魔王!尤裡安握緊長劍,視死如歸地朝著王座的方向走去。

然而幾乎在同時,他看清了王座上的那個身影。

尤裡安愣在了原地。

他……祂看起來幾乎像是一個人類,一個黑髮黑眼,纖瘦修長的年輕男性。柔軟而彎曲的黑色長髮從他耳邊垂下,他的表情看起來……溫柔而憂鬱,近乎無害。

他顯然是誤解了尤裡安回答的那一聲“是”。因為聽到那句回答之後,魔王的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。

然後,他小心翼翼地開口:“謝謝你願意來找我。你可以……留下來多陪我幾天嗎?我一個人在這裡待了很久,太孤單了。”

尤裡安:……

他的長劍原本就要氣勢洶洶劈下,然後就……猶猶豫豫地放下了。

可惡!這他怎麼下得了手啊!

-,猜測他是一名在外麵曆練的勇者。他立刻想到了自己離家在外的兒子,看著青年的目光更親切了幾分:“真是太感謝你了,冇有你的幫助,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。”青年一直默默地推著車子,突然聽到了感謝,他的耳根有點紅:“冇什麼,這都是很簡單的事情。”青年一直幫老人把推車推到了村子裡,推車停在了老人家門口。老人再度對青年表達了一番真摯的感謝,然後熱情地邀請他來自己家裡吃飯:“年輕人,現在正好到晚飯的時間了,進屋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